春风化雨英才育 后世流芳薪火传——李世雄奖教金设立十周年系列报道

发布者:孙二明发布时间:2018-01-09浏览次数:103

四度春风化绸缪,几番秋雨洗鸿沟。黑发积霜织日月,粉笔无言写春秋。在安徽大学工作几十年如一日,数学科学学院的李世雄教授为教育事业奉献了一生,临终前还在黑板上写下了“愿生生世世为教师,我一直热爱我的教师事业”。为缅怀他对教育和科学技术发展作出的贡献,更为了继承和发扬他“爱教育、爱科学、爱学生,轻名利、重奉献”的个人精神,学校设立由其学生发起的李世雄奖教金并成立李世雄基金会负责相关事宜。

自奖教金章程于200811日起正式实行以来,十年时光匆匆流逝。这十年来,基金会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表彰和嘉奖了我校21名优秀教师,在我校师德师风建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基金会缘起:来自美国的一封信

  

作为李世雄基金会的首届和第二届理事长,韦穗对于当时基金会的组建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她在退任副校长后一直致力于科研工作。在组建基金会一事上,她上传下达、亲力亲为。

回忆起基金会成立的事情,韦穗回忆起当年她收到的一封信:“李世雄老师是2006112日离开我们的。次年四月,在美国的学生就给我们写了一封信,信中倡议建立安徽大学李世雄奖教金。在此之后,他们分别在525日和531日开了两次筹备会议。在基金会的建立过程中,李老师的学生周嘉瑜作为发起人起到了关键作用。”

韦穗说:“周嘉瑜说,‘从美国到中国,在一生教育中,他们觉得李老师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一直刻在我的心里,作为一名安大的老师,我自己也深感李老师‘爱教育、爱科学、爱学生,轻名利、重奉献’的精神,是安徽大学的宝贵财富。我们应该设立一个奖教金发扬他的精神,培养更多优秀的教师,促进学校更好地发展。”除了设立奖教金,学校还在文典阁专辟一块区域,设立了李世雄教授事迹陈列展。作为我校师德师风教育基地,每年新进教师的第一课就是在这里完成的。马仁杰是基金会第二届及本届理事,并亲自参与了陈列展的建设。他回忆道:“李老师去世之后,全国及省内多家媒体都进行过报道;而他遍布海内外的学生自发地捐款设立了奖教金,成立了理事会。这个奖项从建校80周年那一年起,在每年910号教师节这一天对优秀教师进行表彰。安徽大学最好的老师才有资格获这个奖,所以选择在教师节这天颁奖,是为了给教师们树立一个典范和标杆。”

  

奖教金评选:公听并观,德育为先

  

关于奖教金的评选,韦穗表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虽然是官方组织,但更多的是广泛听取意见,提升公信力,让大家认可我们的评审。”她详细介绍了评选方式和评选流程:每年三月份,基金会发布评选公告,内容包括评选要求、参选条件、材料汇总以及报审时间等。各院系上报材料汇总整理后将传给每一位理事,包括校外及海外理事。理事审阅后还要开会进行投票选举。对于选举的原则,韦穗笑言:“一定是‘好中选好’。”

谈到奖教金的评选标准时,马仁杰说:“师德在奖教金的评选中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获奖教师不仅仅要爱教育、爱学生、爱安徽大学,更要有奉献精神,不能太功利。”他表示,不论老师的水平多高,包括在科研上做得有多出色,如果没有“轻名利、重奉献”的精神,他们也是“一票否决”的。

作为评选组织者,基金会第二、三届理事梅永峰说:”李世雄奖教金的设立对安大教风学风的养成起着十分重要作用。学校近几年利用李世雄精神来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并总结出‘立规范,树标杆,把入口,重养成’十二个字的箴言。学要有榜样,比要有标杆。”据梅永峰介绍,他们已经遴选、培养了十届李世雄奖的获奖教师,并且今年鼓励35岁以下青年教师参加评选,数学科学学院的王学军老师便是首位获得李世雄奖教金的青年教师。作为一名“嫡系”后辈,王学军时常听到李世雄的名字。他的导师胡舒合也常常提起李世雄。胡舒合说:“李老师尽管身体不是很好,但是他用丰富的知识、艺术的教学和对学生的一片爱心,赢得了学生们的爱戴,是我学习的榜样。”

我们在师德师风建设中注重养成和引导。把师德师风纳入教师考核指标之中,一票否决较早地体现在教职评审过程中,也就是说,在年度考核、评优评奖之中,师德师风这一项不合格的候选人都将被一票否决。”2017年,学校入选“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行列,十九大又提出要办人民满意的高等教育,在这一背景下,梅永峰认为,大力弘扬李世雄“轻名利、重奉献”的精神尤为重要。

  

李世雄精神:既要传承,更要发扬

  

基金会成立已有十年,对于李世雄精神的传承,梅永峰显得很乐观:“李世雄奖教金已经评选十届,共表彰了21名教师。李世雄精神从一个人传承到了21个人,这21名教师,每个人再影响两个人、四个人,这样一种裂变效应会很好。”

荚荣是是第五届李世雄奖教金获奖者,也是本届理事会成员。她说:“在了解李世雄当年的教学科研条件后,不禁更加钦佩他的精神。在当时教材很少,缺乏研究资料的情况下,李老师用手抄的方式把一些宝贵的教材和研究资料提供给学生和同事,这是需要多大的时间、精力、耐心和对科学教研的热爱才能做成的一件事啊!”

在谈到教育工作者如何传承发扬李世雄精神时,荚荣表示:“奖教金的设立,从某种意义上说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有’好老师标准是一致的。这个奖压在自己身上沉甸甸的,无形中提醒着自己的本心,在我看来这也是对老师最高的奖励。”

李世雄精神一方面是传承,另一方面要有发扬。传承不能机械地理解为必须是嫡系弟子才能传承,比如我与李先生没有任何交集,但我出于对他精神的认同仍担任了基金会理事。”梅永峰说,“李世雄奖教金与其它官方的评奖评优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其内在的精神在流淌。我做基金会工作,也是出于对李先生精神价值的一种认同。”(新闻中心陈欣,学生记者 李映雪 陈梦群 卜敏)